文/阿爾貝托.安傑拉 在「酷刑室」內,每拔一根毛髮,主人便發出一聲用力壓抑的慘叫。傳來的古怪尖叫聲,讓兩個奴隸的臉上閃過一抹微笑,整個發亮,但他們馬上掩藏起笑意。他們將腰彎得更低,更用力刷洗地板,以隱藏他們的忍俊不禁。他們看起來很像兩個正在刷洗船上甲板的水手,但事實上,他們正用一小塊浮石擦拭一塊美麗的馬賽克。這是讓這些石製傑作保持乾淨和閃閃發光的最佳方式。 完整文章
文/何翰蓁 採訪撰稿/李翠卿 醫學系大三的課很重,學生辛苦,老師的負擔也重。我在懷我女兒的時候,還是照常教大體解剖,一個星期有好幾天,得在實驗室站四到八個小時。不知道是不是在母腹中或襁褓中習慣了,我女兒長大以後,竟然覺得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福馬林味道「很香」,想來是在我身上聞多了,覺得這味道挺有親切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