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北川舞 姚樂曦的私密日記 妳是否也曾和我一樣,徹頭徹尾的厭惡著某個人,某個該是最親近卻也最遙遠的人,那個人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全是罪惡。因為她,所以讓人愈來愈不愛自己,因為她,以至於愈來愈想逃離。這所有的抗拒都是為了擺脫那抹原罪,所以那不是叛逆,只是試著想活在一個正常的家庭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