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馮翊綱 上課的空隙,出側門買個午飯。一梵突地從巷弄中冒了出來!我說:「不在新竹待著,跑我們師大來幹嘛?」他說:「開會。」又突地一轉話題,像是在心裡堵了多時,早決定一見到我就得說:「阿綱,謝謝你上次請我看戲,也謝謝送我劇本。但是,你在書裡附載的文章寫說莎士比亞把戲都分成五幕?那是莎士比亞不做的事。」 完整文章
文/馮翊綱 有幸在一次談話場合,與諸位學者討論到「相聲」這個字眼。當場,胡耀恆教授認為,古希臘的「羊人劇」(Satyr Play)可視為人類最早的「相聲」。這個見解我很喜歡,因為,這把「相聲」在概念上連掛到全人類,且將年分提前了兩千多年。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