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分工細緻的現代社會裡,每個人都依賴著無數的別人才能生活,其中有大多數人互不相識──生活用具都得有人設計製造,沒有這些別人,個人很難生存──每個人都是組成「社會」這個大群體的一部分,一方面將自己的部分技能提供給社會,一方面從社會獲得其他人的付出。 從這個角度來說,理解別人,是在現代社會生活的第一等要緊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小時候的偶像之一,叫「怪醫秦博士」。 秦博士的頭髮半黑半白,左上半臉的皮膚顏色不同,過去不詳,只知道是中國人,醫術高明,精通外科手術,但沒有執照,手術費用還常漫天喊價。 那是台灣充斥盜版日本漫畫的年代。所以很多年後,大家才搞清楚,秦博士根本不姓秦,而且是個日本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