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漢寧.貝克;譯/顏徽玲、林敏雅 我現在真的要走進一個政治地雷區了。身為神經生物學家,我實在不應該蹚這渾水,可是社會議題的討論有時需要實事求是的科學介入,否則會完全流於民粹主義的論戰。畢竟這事關一個棘手的問題:我們的智力到底有多少比例來自遺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