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紀德 十二月三十一日 當一個人已經開始寫作,最難的事就是真誠。三思這個概念並定義出藝術的真誠,是必要的。同時,我想到這點:文字絕不能先於概念。或者:文字必須永遠基於概念的需要。它必須是不能抗拒和不能避免的,同理對句子也是,對整個藝術作品也是。甚至對藝術家整個一生都是,因為他的職業一定是不能抗拒的。他一定不能不寫作(我寧願他先拒絕自己而後懊悔痛苦)。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