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抽到的問題是:『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坐在角落的老師舉手說。 當時一堂哲學課剛結束,我正在和參與課程的一群高中老師玩「哲學小逃殺」,那是個讓大家提出問題、交換問題並討論的遊戲。雖然名為「哲學小逃殺」,不過討論的問題並不見得都是那種「一看就知道是哲學問題的哲學問題」。當這個「生命的意義」從這位老師嘴裡吐出時,有人吸了一口氣彷彿有種「挖喔該來的總是會來的」的感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