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租用公車有時間限制,深夜下班後就不能租了;」陳虹任說,「但我又認為這支片子必須要有夜晚的氛圍,所以只有入夜之後才能拍。加上製作費只夠租兩天,所以算一算,我只有八個小時可以用。」 完整文章
文/Arumi Olive 「阿嬤,我願意今晚不睡,只要之後我還能見到妳從早晨醒來。阿嬤,答應我好嗎?」 拉蒂握緊阿嬤那溫暖的手,把頭靠在床上那位婦人的肩上,趴在她面前凝視著她的臉。透明的淚水盈滿拉蒂的眼眶眼框,慢慢地滑落雙頰。為了避免打擾到其他病人,拉蒂盡可能壓抑矜住她的啜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午后微雨,帶著古意的日式庭園,一群人正忙著戴上剛領到的導覽耳機。 「這裡是洋和混合的風格,所以會看到百葉窗加上雨淋板的組合;」導覽員領著大家走向庭園的後側,「這裡原來還有個水池,現在已經被填起來了。水池不是用來游泳的,它可以蓄水防火,還可以當成天然的冰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