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船橋彰 千里迢迢飛行到一個陌生國度,才讓周圍的人群與我不同膚色。 在曼谷、東京、首爾或上海,若不開口還能悄悄隱形,「外國人」這個旅行身分尚未徹底發揮。到了印度,黃皮膚勢必將吸收當地人目光,以平衡我與他們之間的色差。雖說全球至印度旅行的外國人不少,但仍舊不足以填補印度人好奇心的空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