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犢力回顧:疫年之計在於讀

文/吃大 每年此時,我們總透過書,回顧整年的林林總總。在書的戳記下,我們記得那些開始,如2018年首次標記了來自韓國的作品增加;我們紀錄了當年度的獨特事件,如2013年的食安風暴或2015年的著色本風潮;尤其,我們也一路循著許多現象的發展軌跡,見證了方興未艾的過程,例如每年選書對科技的關注焦點,自2…

想減少「非我族類」的異斥感,學生時期是有效的醞釀期

文/阿比吉特.班納吉、艾絲特.杜芙若;譯/許瑞宋 隨著我們喪失相互傾聽的能力,民主制度的意義也跟著受到損害,變得比較像是各族群的人口統計:各族群主要基於對自身族群的忠誠投票,而不是明智地權衡事情的輕重緩急。最大的族群聯盟在選舉中勝出,即使代表它的候選人是已知的兒童猥褻犯,甚至更惡劣的人。勝利者甚至不…

哈佛招生爭議:「人格評分」是菁英名額,還是階級流動?

文/阿比吉特.班納吉、艾絲特.杜芙若;譯/許瑞宋 二○一八年春,紐約市在重新設計菁英公立學校的招生制度時遇到了困難;現行制度以一項考試為基礎,結果僅錄取很少拉美裔和黑人學生。與此同時,亞裔美國人控告哈佛大學歧視,理由是哈佛為了達到多樣性目標,人為限制它錄取的亞裔美國學生人數。此外,川普政府敦促學校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