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艾希莉.歐娟;筆訪/愛麗絲 布萊絲很早就懷疑自己的生命有個大麻煩,與弗克斯墜入情網以後,深埋在體內的警鈴於焉大作:人如何給予自己不曾擁有的事物?沒被母親愛過的我,怎麼愛自己的孩子?——《在所有母親之間》 沒被母親愛過的自己,該如何愛自己的孩子?身為母親,就必然會愛自己的孩子嗎? 母性是否天生,而母職是否必然讓女性感到快樂?或者,是將自己推入深淵? 艾希莉.歐娟(Ashle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