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是女人的項鍊。」 ──魯邦三世 當我們論及名偵探時,總有兩個名字容易連在一塊,很自然地從腦海或嘴角蹦出。這兩人既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創造他們的作家還分屬兩個互看不順眼的國家,雖然活躍在相近的時代,其身分性格也多不相同,甚至連擁護的讀者群都顯得壁壘分明── 嗯啊,我就不繼續賣關子下去了,既然先前業已介紹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完整文章
您似乎認為我應該聽過您的大名。不過,除了您是單身漢、律師、共濟會成員及氣喘患者外,我確信我對您一無所悉。 ──〈營造商探案〉 詹宏志先生曾在〈福爾摩斯的帳單〉一文中提到:「卡爾‧雅思培不就說過嗎?所謂的『經典』,就是那些我們不斷要回頭重新造訪、也不斷會有新的收穫的典籍。而在偵探這個行業裡,恐怕沒有比福爾摩斯更經典的了。」 因此,專欄第一篇文章很理所當然先推夏洛克‧福爾摩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