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moo編 「為什麼我們現在還要閱讀一本兩百年前出版的書?」一開場,資深出版人陳蕙慧旋即拋出提問。新銳作家陳栢青回顧自己閱讀《傲慢與偏見》的經驗,這本他小時候如此喜愛的作品,卻在成長過程中,逐漸淡出他的生命,久久不曾出現在書單之上。他納悶,進而歸納出兩個原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