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從前,寫過一文,說,進書店,就想便便。什麼原因?百思莫解。我當時研判,面對書架,取書放書,上下其手,如健身運動,有通氣之功,有通便之果。 然而此論未經驗證,若進書店,逕取平台新書,原地捧讀,不易他書,手腳不動,仍有便意嗎? 且不說在超市,貨架上商品琳瑯滿目,不也拿上拿下,比價,看說明,何以不曾如在書店時內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