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蘭不姓花?代父從軍的女子究竟是誰?

文/張中延 學生時代都讀過《木蘭詩》,也許至今還能背誦「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的詩句。數年前美國迪士尼公司拍攝了動畫片《花木蘭》,作為女英雄代表,花木蘭的美名在中國家喻戶曉。 《木蘭詩》作為經典,對它產生的時代,歷來頗有爭議。歸納起來有漢魏、南北朝、隋唐三說,近代許多學者則認為《木蘭詩》應是北朝民…

我無法杜絕世界對她傳送歧視的訊息,但至少我能教她如何分辨

文/吉娜.戴維斯 當我開始透過女兒的眼睛來看兒童節目,我驚覺到我們的下一代正在觀看、吸收一個習以為常但卻相當偏頗的性別觀。這些兒童節目總是預設由男性來從事有意思的活動,將這種性別歧視變成習以為常。身為一名母親,我認為兒童應該擁有正確的性別教育:男孩與女孩,各方面都應該平等對待。 吉娜.戴維斯 吉娜.…

不是國際書展才買書!歐巴馬執政八年的書單總整理

編譯/Jasmine 聽過歐巴馬演講的人應該沒有不著迷的,他迷人的演說技巧與具魅力的個人氣質,有很大部分來自於他深厚廣大的閱讀涵養。日前已正式卸下美國第四十四任總統職務的歐巴馬,過去有著「文學總統」的稱號,在位八年期間,無論是白宮公開的歐巴馬書單、或是他個人在社群媒體上所推薦的作者、還是媒體補捉到他…

楊力州:凌波在《梁山伯與祝英台》裡的反串,其實是花美男的最初原型

文/楊力州 《梁山伯與祝英台》這部片,是因為在六○年代,這部女扮男裝的電影,現在看來還是相當前衛。 女兒身的凌波反串現象,在當時如此受歡迎。仔細回看當時新聞片裡人山人海,想要從中判斷影迷是男是女,似乎很難;而電影裡凌波反串的男性形象,我認為是一種情人的理想原型──「他」堅毅不霸道,「他」溫柔卻不柔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