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苦茶兄為了上節目總是用心準備,儘管此次要談《慈禧前傳》是主持人私心指定的書單,他依然寫了滿滿兩大張筆記,並提前幾天給我,讓我事先理解他想談的切入點。 太感心!不愧是讀書家,大好人。 我讀高陽很早,大概喜歡讀金庸的,也會讀高陽,我既是金迷,再加上早年清宮劇風行的影響,總是想方設法要讀全,同時享有一位重虛構、一位重史實的大師小說閱讀樂趣。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寫作者很難不受應當推陳出新,出其不意,或者耍花槍炫技,或者語不驚人不罷休,諸如此類的魅惑。 文章要引人注目,就算明知過火是下策,也忍不住想賣弄一下。 思果先生就是「為文宜淡而有味」的服膺者。不論是散文創作、譯筆,都字字斟酌,尤重聲韻協和,更重其心。 什麼心呢,真、誠、質、樸,所以簡約、有致。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