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史上最大撤退行動,扭轉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未來

文/華特.勞德 「假如你沒看過德國人,現在機會來了。」在敦克爾克低階公務員艾德蒙.貝洪的耳中,這句宣告聽起來冷靜超然得奇怪。貝洪帶著家人逃離陷入火海的城市,往南走了幾英里,在大卡佩勒(Cappelle-la-Grande)的瓦希爾農場找到庇護。隨著戰火逐漸蔓延,瓦希爾一家和他們的客人躲進馬廄,希望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