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入敵國是間諜任務,和殺手、讀心小鬼(還有能預知未來的大狗)組成拼裝家庭倒有點像家家酒遊戲;移民的距離不用從東方到西方那麼遙遠也會遭遇巨大的文化衝擊與階級困境,而時間橫跨百年仍有許多東西根深蒂固地盤踞人心沒什麼改變;我們想像中的北歐福利國家仍可能充滿隱性歧見,而未來的科幻元素與古老的傳奇故事其實可以彼此結合。 完整文章
文/傅元罄 與大部份哲學家不同,沙特(Jean-Paul Sartre)除了哲學理論的描述和建構之外,還特別喜歡寫「人物傳記」。沙特讓自己沉浸在歷史人物的過去,思考事情如何發生,以及他們在其人生中的「關鍵時刻」,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人的境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