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書青鳥】對於關心歷史跟文明的人而言,每個時代都是古代

側記/Mitty Wu 「這個社會文不文明,要看這個社會如何對待他的古代。」 羅智成《諸子之書》的構想來自他學生時代面對各式穿統典籍的感觸,希望賦予這些久遠的心靈現代化的體悟,不過度依賴真實的歷史或是文化,只要是感到興趣的精采古人,他都會加以虛構的想像與個人的解讀,進而編織成有趣的篇章。 而《諸子之…

【創作者讀字母會】巴洛克式猜想

文/陳栢青 我最初的問題在於,為什麼是巴洛克? 讀將下來,《字母會B巴洛克》集中收錄的各篇以巴洛克為名,卻並不那麼直觀的巴洛克,或我們以為的巴洛克(但巴洛克到底是什麼?是不是人人內心都有一種巴洛克?)。而在卷首楊凱麟的解釋中,巴洛克「繼續越界與轉向,像是竄走於迷宮深處」、「塌陷、捲縮與收束在任一時刻…

上流社會的下流人性──莫泊桑及人性現形書單

文/犁客 莫泊桑(Henry-René-Albert-Guy de Maupassant),1850/08/05-1893/07/06 莫泊桑十三歲開始寫詩,1870年二十歲時參加普法戰爭,作戰英勇──讀到這樣的描述,不禁讓人覺得大作家年輕時也是個為國出征的熱血青年,況且「普法戰爭」一看就知道是萬惡…

用閱讀打卡,踩點世界!法國篇~

文/口羊 書店強推的熱門暢銷榜、讀者自我選書的慣性,往往決定了我們的閱讀視野,但在選擇之外,也可能因而錯過許多其他值得駐足的書本景緻。為嚐試不一樣的閱讀脈絡,Readmoo以單一國家/地區為主題,在四月首度推出【閱讀世界踩點計畫】,從北歐出發,和大家一起體驗風光明媚卻也暗藏殺機的北之國度。而在即將進…

別擔心未完待續,只怕你意猶未盡──短篇小說馬拉松!

文/口羊 說到讀小說,你是否也有以下的困擾呢? 像是常常因為沉浸在長篇的情節中,導致捷運不小心坐過站;或是想用零星的偷閒時間享受小說,同一章卻老是看不完,不是因為故事太長,就是忘了前面的劇情又得再從頭開始。 當你犯了故事癮,卻又對厚如磚塊般的長篇小說感到消化不良的各種時刻,不如就來試試短篇小說吧!一…

【冬陽一直推】「對,我是個賊,也是個會偷心的賊」──亞森‧羅蘋

「謊言是女人的項鍊。」 ──魯邦三世 當我們論及名偵探時,總有兩個名字容易連在一塊,很自然地從腦海或嘴角蹦出。這兩人既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創造他們的作家還分屬兩個互看不順眼的國家,雖然活躍在相近的時代,其身分性格也多不相同,甚至連擁護的讀者群都顯得壁壘分明── 嗯啊,我就不繼續賣關子下去了,既然先前業…

「你覺得哪個賤人是你?」「呃,好像每一個都是耶。」

「妳覺得哪個賤人是妳?」 十七歲的費茲傑羅在一個雪橇派對上結識來自芝加哥,小他兩歲的吉妮娃.金恩(Ginevra King),她是甫進入芝加哥社交圈的上流社會千金,門不當戶不對,兩人卻陷入熱戀。 他們魚雁往返,維繫關係,戀情在1917年1月告吹。他曾在自己親手記錄的手寫帳本裡寫了這樣的話:「窮小子不…

福樓拜被控教歹囡仔大細 ?保守人士愈罵愈暢銷

「小說家的任務就是力求從作品後面消失。」──福樓拜 「我們正在溫課(自習)……」這是《包法利夫人》開頭的第一句話,也是西方小說形式往前大躍進的里程碑。在此之前,眾小說一貫的開場白模式,是把人事時地物交代清楚,以全知的敘事者口吻「指示」讀者閱讀的方式與進程。但「我們」的出現,意謂作家從文本操控者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