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記/Mitty Wu 「這個社會文不文明,要看這個社會如何對待他的古代。」 羅智成《諸子之書》的構想來自他學生時代面對各式穿統典籍的感觸,希望賦予這些久遠的心靈現代化的體悟,不過度依賴真實的歷史或是文化,只要是感到興趣的精采古人,他都會加以虛構的想像與個人的解讀,進而編織成有趣的篇章。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莫泊桑(Henry-René-Albert-Guy de Maupassant),1850/08/05-1893/07/06 莫泊桑十三歲開始寫詩,1870年二十歲時參加普法戰爭,作戰英勇──讀到這樣的描述,不禁讓人覺得大作家年輕時也是個為國出征的熱血青年,況且「普法戰爭」一看就知道是萬惡的普魯士想要對法國上下其手發動的,莫泊桑是法國人,當然要挺身而出。 完整文章
「謊言是女人的項鍊。」 ──魯邦三世 當我們論及名偵探時,總有兩個名字容易連在一塊,很自然地從腦海或嘴角蹦出。這兩人既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創造他們的作家還分屬兩個互看不順眼的國家,雖然活躍在相近的時代,其身分性格也多不相同,甚至連擁護的讀者群都顯得壁壘分明── 嗯啊,我就不繼續賣關子下去了,既然先前業已介紹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完整文章
「小說家的任務就是力求從作品後面消失。」──福樓拜 「我們正在溫課(自習)……」這是《包法利夫人》開頭的第一句話,也是西方小說形式往前大躍進的里程碑。在此之前,眾小說一貫的開場白模式,是把人事時地物交代清楚,以全知的敘事者口吻「指示」讀者閱讀的方式與進程。但「我們」的出現,意謂作家從文本操控者的位置退下,讓讀者享有更自由的閱讀視野,這部作品因此具有劃時代的定位。 文學與道德的戰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