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洪培芸 保持「安全距離」,既能保護自己,也能讓對方意識到你的界限。 「你到底是有沒有打算要生啊?都沒在計畫嗎?」 電話那端來自家人焦急、催促又帶著逼迫的聲音,讓你在下了班的傍晚疲憊不堪,同時煩躁、惱怒,欲振乏力,卻又繃緊神經。 「生小孩是兩個人的事啊!怎麼都是對我說呢?怎麼都把壓力丟給我呢?」 完整文章
文/黃之盈 當講師多年的他,學生常傾心於他的風趣幽默、妙語如珠。但當他回到家,卻像個不會講話的木頭人。 「你不是都跟學生談笑風生,為什麼在我面前就變成啞巴?」 「我哪有?」 「要你開口很難嗎?你有什麼毛病?」 砰,他把門用力一關,轉身出去。 每一次,當太太說他有毛病,他就很難受,他也是有自尊心的啊。他到車庫開車,頭也不回。 不准有意見的男孩 完整文章
文/張亦絢 《冬將軍來的夏天》最美的地方,是作者不致力於「深入」──避免深入的意思,絕非不深刻,因為人類對事物或其他人類的理解,是存在「見微知著」的那種能力,小說家的能耐,有點像丟出能不斷起漣漪的小石子 ◎張亦絢(以下簡稱張)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