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村上春樹 一九七八年四月一個晴朗的午後,我到神宮球場去看棒球賽。那年中央聯盟的開幕戰,養樂多燕子隊對戰廣島東洋鯉魚隊。白天的比賽,從下午一點開始。當時打從開始我就是養樂多隊的球迷,又住在神宮球場附近(在千馱谷的鳩森八幡神社旁),因此常常散步時順便走過去看球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