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顧玉珍(前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 「社運路上,姊妹情長。」Mickey 總是這樣說。明明一句狗血話,經他高調說出,便噴灑出真情摯性的濃香,久久不散。 Mickey 是我所認識最真摯熱烈的「社運人」,像一團火。在台灣性別平權運動尚未風湧之時,以獨特的花火燃起醒目的炮陣。妖嬈的陣頭不為娛樂神明,是要舞亂綁架弱勢生命的粗暴神聖秩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