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葉語婷;人物攝影/Wu René 首先,去除所有雜質。 房間裡只有一面牆壁,牆壁前方,伸出一隻手,手臂冒著青筋,指頭用力地扣住板機,燈光從某側射入,手以及槍的影子,投射在牆上,你盯著他們,用力地盯著,在這裡,沒有聲音,也沒有多餘的裝飾。 完整文章
文/葉語婷;人物攝影/Wu René   夏日傍晚,白色襯衫與汗珠保持著禮貌,卻又親暱的距離,微微的風吹過肌膚,空氣裡有淡淡的汗味。穿著百褶裙的女生站在洗手台面前,陳舊的洗手台有一些水漬,恰巧映在女生的側臉──她用袖口輕輕擦拭,再將左手的中指和食指夾住瀏海,把那些捲曲的全部拉直,然後小心地拉開剪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