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記/柯鈞彧 「觸景傷情」,看到的是景,翻上心頭的是過去的種種。我們對一個地方有喜愛有厭惡,或許都不是對那地方的真實感受,而是對所經歷的回憶,所說的一字一句,所在的一分一秒有著濃烈的情感。你的京都、我的京都、每個人的京都,一定都有屬於一段自己的旋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