蔦屋書店創辦人:將過去書店的分區完全打亂,就是我要的效果

文/川島蓉子、增田宗昭 增田:那來講點有趣的事吧。「代官山蔦屋書店」除了面向舊山手路以外,在三棟建築物之間,還有幾條散步小徑。其中一條,可以穿到另一側,我們幫它取了個名字「花園小路」,意義類似「神社參道」。 川島:為什麼是參道? 增田:因為想營造走在神社參道上的氣氛。至於神社的本堂,當然就是收藏了許…

【果子離群索書】把獨立書店當漫畫王用,這樣可以嗎?

十幾天前某日,我的臉書頁面不斷傳來通知:「某某某評論了小小書房」,也有許多臉友在小小書房粉絲頁留言。此事不尋常,在「有河book」宣布結束後,不免讓人忐忑,莫非⋯⋯。 沒事。原來是有一臉友在書店裡,感覺甚不愉快,因而滿腹牢騷,在粉絲頁給予一顆星負評,並留言批評。此舉令小小之友不滿,於是留言反制,為書…

【果子離群索書】和老兵一樣,書店不死,只是逐漸凋零

每家書店,都是旅途上「黃昏裡掛起一盞燈」的客棧,收容旅頁書人疲憊而不安頓的心。 因此,寫到書店,便不只是「一個人開了一家店」這樣的故事而已。寫到書店的事或開書店的人,裡頭應該流瀉著光與熱,理想與夢想,信念,品味,人情,以及個人價值觀,若捕捉不到,就會像走馬看花般浮泛。 好看的書店書寫,會引領讀者看見…

從蔦屋書店來台,看世界各地的獨立書店

文/犁客 最近日本蔦屋書店進駐台灣,引起出版業、通路業者、藝文愛好者們的好奇與討論,有些人認為可以感受到類似誠品書店剛在台北出現時的氛圍,有人就事論事地觀察到開張後的人潮暫時似乎參觀的多購書的少。 事實上,在〈【日本特派】所謂「閱讀生活」,並不是把書店的空間騰出來賣精品〉就曾提過:蔦屋的經營重點並非…

文學料理端上桌,佐美酒咖啡,以閱讀飽食終日

文/劉黎兒 走進東京高圓寺的古本酒場,原本就知道這裡是日本許多文人、愛書家匯集的沙龍,但看到隔壁的女客人翻開稿紙端瞧,覺得好懷念,我十幾年沒用稿紙寫稿了,像走進時光隧道,但主人走來,也給我一張稿紙,原來稿紙寫了當天的菜單;這裡是高圓寺文壇舊書店,也是名為「雞尾酒書房」的酒場,身為作家的狩野夫妻在提供…

【日本特派】所謂「閱讀生活」,並不是把書店的空間騰出來賣精品

文/劉子瑜 在全日本擁有一千四百家店鋪,會員人數高達五千三百萬人的蔦屋書店(TSUTAYA),宛如一部神奇的發電機,不斷利用創意的巧思,激發大眾的閱讀慾,重建紙本閱讀的文藝復興,打造文化的牙城。 1983 年創業初期,蔦屋書店率先打破了舊書店只賣書本的傳統,大膽把電影、音樂結合,成為一家複合式的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