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蕭合儀、蔡志雄 還記得 Alice 跑來找我的時候,已經 33 歲了,早就不是天真浪漫的小女孩了。蹬著一頭剛燙好的大波浪頭,遠遠就聞到她身上 Channel NO.5 的味道,一大清早咖啡廳裡,有點嗆鼻。 看她頂個淡妝,神情愉悅像隻麻雀一下講個不停,男人緣一直很好的她,身邊總是不缺蜜蜂、蒼蠅,可是這樣的一朵鮮花,也總是有不小心插到牛糞的經驗,這已經是她第 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