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顯智 如果人間有地獄,就是深陷囹圄而確信自己無辜! ──電影《以父之名》 知道蕭明岳案,已是判決定讞後。 鄭性澤告訴我,他覺得蕭案應該是冤案,雖然已經判決確定,但希望我可以去探視,見他一面。我心想,連死刑冤錯案的當事人鄭性澤都說,蕭有冤枉,看起來是非去不可了。 隔著看守所玻璃,拿起話筒,我面對的是一個不斷拍打玻璃、不斷哭著的年輕人。 「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一定要救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