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嚮往的自由,或許比「多元成家」更具顛覆性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碧痕洗澡 怡紅院的丫頭,大家熟悉的有襲人、晴雯,麝月的重要性少一些,印象更模糊的可能是碧痕。第六十三回寶玉壽宴湊錢,碧痕列在第二等丫頭中。 碧痕在小說裡出現約五、六次,有時只是被提到,沒有故事發生,讀者也不容易有印象。 例如第二十回,賈府過年,襲人生病臥床…

寶釵的「冷香丸」竟比《哈利波特》的魔藥更詭異刁鑽?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冷香丸 《紅樓夢》好看,有時候不一定是從文學的角度,一般讀者看到第七回,也可能忽然對薛寶釵用的一種藥產生了興趣與好奇,這一味藥叫做「冷香丸」。 寶釵生病,在家靜養,管家周瑞的老婆去看她,問起這個「病」。 寶釵說:從小這病,請多少醫生看,吃了多少藥,都無效。後來多虧一個和尚,專…

薛寶釵唯一一次發怒:怎麼可以說我胖!

文/歐麗娟 寶釵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自有其不可抑遏的喜怒哀樂。就像孔子仍有責罵學生「朽木不可雕也」的不滿,嚮往曾點「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的閒適,調侃子路「暴虎馮河」的詼諧等等人性化的時刻,並非「迂闊枯寂」、「蠢拙古版」的寶釵自也是如此。 修養絕佳的寶釵,總是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脾氣,不流於失態失格,…

【世界就是我們】伊格言:療癒系花襲人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女人們都夢想著身邊有暖男歐巴呵護自己,同樣的,男人們也希望身邊有個療癒系女神包容自己所有的一切!而她就這樣從「女神」齊聚的紅樓夢中脫穎而出了⋯⋯ 花襲人。「花氣襲人知晝暖」。賈寶玉的貼身丫鬟頭頭,奪去其童貞者。我認為花襲人可能是現今一般男人們所能渴望娶得的最好的女人類型。這並…

楊佳嫻×陳蕙慧談《紅樓夢》:賈珍與薛蟠,兩個你可能沒認真思考過的人物,帶出人性複雜的另一面

文/芒果青 說到華文文學的代表之作,《紅樓夢》永遠是要一奉十的經典小說。現代人為何要讀這部小說?在時空語境皆不同的情況下,我們究竟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閱讀《紅樓夢》,讓經典更容易地進到我們身邊?Readmoo 與群星文化主辦的「經典也青春」第四講,就邀請到清大中文系的助理教授楊佳嫻與資深出版人陳蕙慧主…

經典其實是發生在當下,讓人充滿同理心的現世觀察──楊佳嫻談經典閱讀及《紅樓夢》

文/犁客 「其實《紅樓夢》 中賈寶玉遭遇的困境,很像是現在的大學生呀。」楊佳嫻這麼說。 有許多讀者認為「經典文學」和自己是有隔閡的──部分讀者可能根本沒去翻過他們心中的「經典」,因為光是這兩個字就已經具備將他們排拒在外的力道;另一部分的讀者雖然試著翻讀,但覺得「看不懂」,所以可能撐著讀完、也可能直接…

6/24【經典也青春系列講座第四講】和女人一樣複雜:談《紅樓夢》裡的兩個男性人物

談到中國章回小說的巔峰之作──《紅樓夢》 許多人往往會先想到賈寶玉、林黛玉、薛寶釵, 或是同住在大觀園中的姐妹、姥姥與丫鬟們。 而對於《紅樓夢》的其他男性人物, 其實我們認識的少,誤解的多。 究竟是哪兩個《紅樓夢》中的男性人物? 讓作家楊佳嫻要為他們翻案, 打破讀者對他們倆土豪與色鬼的既定印象。 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