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的信仰、聖人的愛情:《母親》

文/群星編輯室 滑落在地上的枕頭仍然很潮濕,那是夜晚保羅流下的眼淚和他滾燙的苦悶。 當母親拿乾淨的枕頭替換掉這個時,她腦海中生出一個念頭來,這還是她生平第一次會這麼想:「為什麼神父不能結婚呢?」 ──黛萊達,《母親》 在義大利薩丁島一個被稱為阿勒河教區的偏遠小村落,只有一座教堂,幾百年來,沒有神父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