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文化執行副總編輯/李清瑞 讀小說時,偶而會遇到一種厲害的作品。小說中的主角面對的處境實在太困難了,以至於讀者在閱讀時跟著焦急該怎麼辦,緊張兮兮地追讀到結局,結果作者又沒想要讓讀者好過的意思,把原本難解的局面,下了一個讓人錯愕悵然的驚嘆號,然後故事就這麼結束了。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初識格拉齊亞‧黛萊達這位不凡的作家,是早年讀到的《惡之路》(一方出版)。 書中薩丁島的古老傳統與風情、島上純樸人們原始的情感和封閉社會的箝制,作家以簡潔、乾淨的文字與文體,精準而飽含同情地描述出人的苦澀,我不禁震懾於孤立島嶼的變幻天光,也彷彿迎面受到島的沿岸巨浪的沖刷。心始終揪緊著。 為什麼黛萊達要說:「我屬於過去」? 完整文章
滑落在地上的枕頭仍然很潮濕,那是夜晚保羅流下的眼淚和他滾燙的苦悶。 當母親拿乾淨的枕頭替換掉這個時,她腦海中生出一個念頭來,這還是她生平第一次會這麼想:「為什麼神父不能結婚呢?」 ──黛萊達《母親》 1926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黛萊達(Grazia Deledda), 在她最輝煌的作品《母親》中, 深入刻畫人物內心世界, 描寫人類情感與信仰間的衝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