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上豪 最近看到所謂有國家「抗疲勞」認證的機能飲料,在各媒體上以鋪天蓋地的廣告方式宣傳。說喝了它不只有「爆炸」般的能量,同時更能展現意想不到的耐力,連世界知名的催眠師也不是敵手。 看到上述有趣的畫面,身為醫師的我不禁發出會心的微笑,除了覺得政府不應該煞有其事替它背書,也讓我想起可口可樂發跡的故事。 話說一八八六年五月八日,住在美國亞特蘭大的藥師約翰.彭伯頓(Joh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