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金蓮 拜讀《被遺忘的孩子》接近尾聲的時候,媒體報導傳來美國德州聖塔菲高中發生了槍擊事故──這是2018年美國校園第22起,還不包括臺灣藝人之子離譜的玩笑。新聞報導讓閱聽大眾獲知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及背後值得省思的問題(槍枝氾濫、校園犯罪等),卻未必能夠提供局外人理解與感同身受。但,文學可以。拜讀中聽聞來自遠方的不幸,我的心情不一樣了,我感受到自己情感上真實的衝擊。 完整文章
記得在 2014 年底的某個週五深夜,收到《蘇西的世界》作者經紀人亨利‧杜諾(Henry Dunow)寄來的新人小說《搶救安樂窩》(The Nest)。亨利是美國出版界打滾幾十年的業界老手,講起這本書的時候卻難掩不可思議的神情: 「HarperCollins 昨天用七位數美金搶下全球英文版權。我寄給 23 家出版社,從最純文學到最通俗的小說編輯,結果 23 個編輯都想簽下這本書。24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