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眼睛 星夜不只是星夜,向日葵也有別樣的意義。當你閤上這本書,你看待梵谷的每幅作品,都有與過往不同的理解。 在此之前,我對梵谷作品的印象非常粗淺,向日葵、星夜、咖啡店,還有失去耳朶的自畫像,他的畫有濃烈的筆觸,鮮明的色彩,是印象派的大家。但我不明白他的畫為何有種躁動感,和他之前的荷蘭大師都不太一樣。 完整文章
這兩天我的臉書同溫層,又因為張大春寫給管中閔的〈致中閔書〉而熱議,姑且不論其牽涉的校長遴選等等政治紛爭,〈致中閔書〉開頭引用了古文八大家之一的蘇轍〈上樞密韓太尉書〉這篇文章,這篇文章也被當成「汪洋澹泊」的蘇轍古文代表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