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情被困在溫州「蝸居」的日子裡,我是在孤島了

文/張翎 從門口到窗戶七步,從窗戶到門口七步。 這是捷克作家尤利烏斯.伏契克《絞刑架下的報告》的第三章〈二六七號牢房〉的開篇語,我在中學語文課本裡讀過。 在因疫情被困溫州的三週裡,每當我醒來,從床邊走到窗口,或者在午飯後,從坐著讀書的小沙發站起來,走到靠另一面牆的小書桌時,我都會情不自禁地想起伏契克…

沐非《帝錦》:權位之爭,謀略之術,誰讓女人頂天立地?

文/起點台灣編輯 「2012年,是原創小說的時代」──這句話絕對不誇張。但見現代小說改編躍上螢幕的,多是文學作品,如白先勇《孽子》、琦君《橘子紅了》,或是紅遍華人世界打遍天下無敵手的金庸武俠系列。曾幾何時,依靠網路發跡,累積人氣和讀者的原創小說,紛紛售出影劇、遊戲改編版權,讓夢迴華美文字劇情的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