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凱德兒‧布雷克;譯/林欣璇 娜塔莉亞.艾倫眼帶批評地監督妹妹搬回格利斯厥莊園,她不過把關妮薇趕出莊園幾個月,僕人從前門扛進來的行李箱川流不息,還以為她離開了好幾年。 「可以睡在我自己的床上真好。」關妮薇說。她深深吸氣,格利斯厥的空氣有木頭上油的味道,此外也聞得到書本以及廚房裡咕嘟冒泡、劇毒又美味的燉肉。 「妳在鎮裡的床也是自己的床。」娜塔莉亞說,「別一副吃了苦頭的樣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