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施盈竹 二○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民眾「佔領」了解放廣場。 我帶著一張毛毯和一個信念,把解放廣場當成自己的「家」。 記者打開筆電蹲坐在地上,向報社傳遞廣場最新消息;醫學院師生、藥劑師忙著在廣場巡視受傷病患,血淋淋的衛生紙巾散落一地。 婆婆媽媽們在廣場到處發放熱食,給留守在廣場檢查哨的衛兵志工,感謝他們保衛廣場安全,發揮每個人都可以貢獻的能力來回饋國家。 完整文章
文/楊照 過去二十年中,我們所得到的真正結果是,偉大的電影不見了。但是這偉大的電影不見的事,是「本來對的事」發生了:電影回到它本來的權威角度,權威的、集體的角色。 這二十年的電影,愈來愈看不到我們想像當中以前那種了不起的導演。因為這些導演都死光了嗎?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呢?他後來拍的電影就再沒有我們以前感受到那種電影的魅力。科波拉(Francis For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