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正好 那一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她一針一線,努力縫著去年大約這時買的大包包,包包的背帶厚實舒適,卻從肩頭連接背包的地方斷掉了,用簡單針線包裡的工具手縫不太容易,但她縫得甘之如飴。 完整文章
文/新聞 E 論壇 二○一四年三月十八日晚間,發生了台灣史上第一次人民占領立法院事件;三名台大新聞所學生,即刻利用身邊的手機與電腦報導現場,爾後臨時號召組成一個頗具規模的採訪團隊。當一個準新聞從業者遇到這樣的事件時,是如何看待自身角色,並採取行動?又是什麼,讓一群準新聞從業者,選擇「記者」這個身分位置?不是站在後邊觀看、也不是往前衝,而是試圖在衝突之中站穩腳步,平心靜氣地做一個報導者? 完整文章
文/鳳梨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karl frankowski 「夢到」「做夢」,這是批踢踢八卦版常見的消息起手式,通常手勢一出,記者就會蜂湧而至,內幕消息也隨時成為各大媒體的搶先新聞!不過這跟一般社會大眾對於新聞的想像有一段不小的落差,都花了那麼多時間在電視前,媒體應該有其專業性吧?完整文章
0. 若不是記者李志德寫下來,我還真不記得2014年3月18日那天稍早,「牛糞博士」朱政騏把自己裝在棺材裡,運到立法院門口絕食抗議,自謂象徵台灣立法權對兩岸協議不聞不問,與停屍間無異。 晚上抗議服貿的晚會還沒完,屍骨未寒的政騏聽聞一陣騷動,有人喊衝立法院,顧不得志業未盡,一個打挺,旋即見證台灣史上首次佔領立法院的抗議行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