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樣東西都很美很精緻,但擺在一起就是怪怪的?

文╱Hank Cheng(鄭鴻展) 這兩年來,我接觸的袖珍和比例模型玩家越來越多,也漸漸發現他們欠缺了比例的觀念,以致於做出來的場景都怪怪的。作品裡的每個物件都很細緻,但擺放在一起時,就會發現比例都錯了。 比例的概念在房子、門、桌子和椅子的高度上,尤其重要,只要拿一台依比例生產出來的玩具車子或人物,…

「袖珍」與「微縮」的差別究竟是?

文╱Hank Cheng(鄭鴻展) 在中文世界裡,很多人還分不太清楚「微縮」、「袖珍」的差別。關於袖珍,上網就可以查到很多相關資訊,我就不贅述了。至於它和微縮的差異,這是我比較想分享的部分,也藉此機會釐清各種對於比例、名稱的模糊定義。 英文詞彙的 Miniature Arts 和 Dollhouse…

《娃娃屋》隱藏慾望與矛盾的微型世界

文/潔西.波頓(Jessie Burton) 譯/蘇瑩文 《娃娃屋》的發想,來自我二○○九年的阿姆斯特丹之行。這個初次探訪的城市瞬間擄獲了我的想像力。我記得,十月午後的光線投射在運河上,金光綠影跳躍嬉戲。儘管十七世紀建築物的門面展示出當年的象徵與故事,然而深處仍埋藏著難以理解的謎。都市人的住宅看似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