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立青 我踏進酒店時,注意到接待我的筠筠手上拿著威廉.高汀的小說《蒼蠅王》,她對我強推說這是她家裡最好看的書,她還大力推薦給店裡的姊妹們讀。聽筠筠講得神采飛揚,我也只能含蓄地回應:「但是這種黑色寓言的內容,好像不大適合拿來酒店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