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境之南在墾丁,國境最南在這裡!

文/裴凡強 站在甲板上,看著蔚藍的海面,我知道不久之後,巴士海峽的風浪就會讓我昏昏沉沉。我可不是浪裡白條,有一次從烏石港搭船到龜山島採訪,不過四十分鐘,小小風浪就已經讓我作嘔。 那暈船的滋味可真不好受,不單單讓人無精打采,動不動就想吐;好不容易上岸了,走在路上還活像喝醉酒一樣,晃晃悠悠地「暈起陸來」…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人我生活完結篇:快樂地結婚吧,戰鬥民族!

記得當年在仁愛路圓環附近,常常可以看到已故的唐日榮先生,他那豪華霸氣的加長型禮車,就違規停在前不久才歇業的雙聖門口(一來他不在乎被開單,二來就算想守法停在停車格,也沒有夠大夠長的車位,不如隨便停)。但是,在唐先生離開人世之後,這樣醒目張狂的汽車我就不曾再見過了。 不過,自從來到俄國工作,這樣的「唐日…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的車車:左駕可以,右駕可以,坦克駕也可以啦!

漢字 右駕車 株式會社 低排出ガス 平成22年燃費基準+10%達成車 這些不算,一上車還有親切的日文問候,提醒你該繫上安全帶。放眼觸目,Honda, Mazda Toyota; Nissan, Isuzu, Suzuki,停泊路邊,呼嘯街頭,若非市容街景歐式風情滿是俄文,加上駕駛乘客金髮碧眼高顴深目…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藝術塑像、雷射雕刻,和滿滿的觀光人潮──戰鬥民族的墓仔埔

狂戀的人有勇氣,不驚一切呦, 無論三更也半瞑,墓仔埔也敢去。 從這首閩南語歌曲〈墓仔埔也敢去〉可以看得出,墓地在華人心中的陰森恐怖,別說夜半,就算大白天的,除非清明或先人忌日,應該也能免則免,沒人想去。當然啦,歌詞中被戀愛沖昏頭的小夥子例外。 特別是每年的農曆七月,華人世界鬼影幢幢,傳說繪聲繪影地描…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每道菜都是一首史詩!不過韋小寶究竟有沒有吃過「霞舒尼克」?

對於《鹿鼎記》的讀者來說,想必對韋小寶泡過俄國妞,又把這種困難語言講得啵兒棒這件事印象深刻吧!尤其在第四十七回《雲點旌旗秋出塞 風傳鼓角夜臨關》中,他對圖爾布青(Aleksei Larionovitch Tolbuzin)道:「你們羅剎國有一味菜『霞舒尼克』,當年像在莫斯科吃過,滋味很是不錯,現下我…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我忘了大人們談了什麼國家大事,只記得我的第一口羅宋湯……

看過膾炙人口的日本漫畫《深夜食堂》嗎?記得第40夜,就跟俄國菜有關。那是一道叫做ビーフストロガノフ的菜,根據遼寧人民出版社《新俄漢辭典》的辭條翻譯是「小塊燜牛肉」(Beef Stroganoff or Beef Stroganov/бефстроганов),不過這道深夜食堂老闆應顧客要求端上桌的俄…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除了俄羅斯套娃和伏特加,你不知道的戰鬥民族紀念品!

讓我們打開穿著色彩斑斕的花裙裙,還有張粉紅臉蛋兒的套娃吧, 一個大姑娘裡面還藏著個小姑娘呢! 套娃們跳著, 套娃們笑著, 同時也歡愉地邀請你一起綻放微笑! 她們蹦蹦跳跳地靠向你, 會直接蹦在你的掌心上, 多麼快樂的套娃呀! ──俄國兒歌 《套娃》 趁著盧布貶值,選擇前往俄羅斯旅遊的人也愈來愈多了,說…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天氣這麼冷,當然要出去玩啊不然要幹嘛?!」

雪花鋪天蓋地,交織成一張雪網,連眼睛、嘴巴與耳朵,都「五孔」積雪了呢。 ──果戈理《迪坎卡近鄉夜話‧聖誕節前夜》 俄羅斯的冬天,不時有這樣的天氣,讓你臉上的每個器官都滿是白雪。不過不同於我們老是對於天氣太冷,太熱或太沒變化頗有微詞,雖然俄國人普遍渴望陽光,期待夏季,經常掐指算日子,看看離七月還有幾天…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帶我奔向未來吧,哈士奇!

讀過小說《野性的呼喚》(The Call of the Wild)嗎?看過電影《冰狗任務》(Snow Dogs)嗎?兩個故事的背景雖然相隔百年,但是其中的共通點就是哈士奇(Husky)犬,也因為這種狗,讓小說與電影愈發地深入人心。 說起哈士奇,在亞熱帶的臺灣也是一種相當熱門的伴侶動物。但是因其體毛所…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過去、現在和未來的重要節日」──戰鬥民族打贏的那天

原本打算繼續連載「戰鬥民族的冬天開心事」,不過5月9日在偌大的俄羅斯聯邦可是個重要的日子,不單放假一天,在全國各地也都有遊行與一連串的慶祝活動,紅場上的閱兵儀式,哪怕是在蘇聯解體後的「後冷戰時代」,依舊年復一年舉辦,並且一樣讓世人的目光焦點集中在此,所有媒體都期待著強人總統普京(Vladimir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