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娥蘇拉.勒瑰恩;譯/蔡美玲 「另外還有一個危險──或希望──或兩者皆是。」商路長說:「我告訴你們的事,要請你們保密:有一群人希望激發安甦爾城民起來反抗阿茲人。這個團體已經蘊釀很久,目前走到了制定反叛計畫的階段。我只是從朋友口中聽說,沒有參與制定計畫。我甚至不清楚這個團體有多強大。但它的確存在。倘若獲悉宮殿裡有權力鬥爭,像這種團體可能會藉機採取行動。」 完整文章
文/蔡美玲 「西岸三部曲」是一場接一場的「心靈爭戰」。雖然都有拿刀動槍的場面,但它們只做為陪襯意象,無形的爭戰更關鍵,主要戰場在「自己」裡面。歐睿、桂蕊、玫茉、葛維這四位在不同境遇中冀求「自由」的男女主角,不論是為了克服或勝過或發現或相融和解,追索到底,心戰對象都是自己,包括自己的認知、自限、自欺、怯懦、恐懼、或逃避,而背景格局,則有我們文化中的「家、國、天下」意味。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約莫二十年前、新舊世紀交替之際,譯自國外的奇幻作品正在國內出版市場爆發熱力。 並不是說先前沒有翻譯的奇幻作品出版,只是沒有同樣的熱度──這兩部作品引發關注的原因,除了吸引人的內容之外,還與改編電影有關,它們一新一舊,正好代表兩種奇幻常見類型;新的作品是那時還沒完結的《哈利波特》,它是「從現實進入異世界」的奇幻類型,舊的作品是經典《魔戒》,它是「完全發生在架空世界」的奇幻類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