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霍爾迪.彭提,譯/蔣義,圖/堡壘文化 我記得巴塞隆納在二○○九年風光拿下三冠王後,全隊遊街慶祝,與巴塞市民同歡,球員都灌了很多啤酒。酒後微醺的梅西在諾坎普球場許下豪言壯志──戴著一頂毛帽的他搶過麥克風,向球迷承諾球隊將奪下明年的所有冠軍,一個獎盃都少不了,聽得瓜迪歐拉雙手掩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