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貝琪.艾柏塔利;譯╱曾倚華 這是段平靜得很詭異的對話,我甚至沒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被人威脅。 我們坐在後臺的金屬摺疊椅上,而馬汀‧艾迪森這麼說道:「我看了你的電子郵件。」 「什麼?」我抬起視線。 「不久前,在圖書館裡。不過我當然不是故意的。」 「你看了我的電子郵件?」 「嗯,我在你之後接著用了那部電腦。」他說,「當我輸入Gmail信箱時,你的帳號就出現了。你應該要登出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