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盛浩偉 對小時候的我來說,「朋友」和「絕交」兩個詞幾乎是一體兩面的。 或許要從國小開始說起。剛升上三年級不久,班上逐漸流行起了莫名的遊戲:一個人跑到另個人面前,舉起雙手食指相對,說:「我要和你絕交喔。」接著會有兩種情況。一種是被絕交的人裝作難過示弱,哀求著「拜託不要」;另一種是不甘示弱,馬上也將食指相對,「誰怕誰,絕交就絕交啊!」然後便會開始嬉笑打罵,鬧成一團。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