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嘉佳 記錄 0172015/11/25 新藥物能維持白日的日常,讓日子安穩在某條緊繃的繩索上,但同時也得用身體承載作用的痛苦。服用藥物兩週,也跟頭痛糾纏了整整兩週的日夜,即便吃悠樂丁註二十或安柏寧這類安眠藥物,睡眠也難以匯聚成型,總得在破曉後才得以讓意識懸掛在夢境。當睡眠幾要成型時,還有幻覺幻聽得征服,稍不注意便會被嚇醒,身心俱疲。這些日子能抓著睡眠的機會,便盡量讓自己休息。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在大家看這本書之前,我想先跟大家說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有關吃藥。 我第一次吃身心科的藥物是大學的時候,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吃。後來我描述這件事情幾乎都是這樣說的,「我不吃藥是因為那會讓我感到一切都失控著,即使看起來是好的,我在藥物有效的時候不會傷心了,也不會再做出很多傷害自己的事情了,但這件事情是這樣的──那是那些藥物跟我交換的人生,不是我的人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