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KE-CHEN 「書寫是異己與真我的拔河,我們身上存在著另一個迷失本性的自己,書寫讓你撥開迷霧,看見真實的自己,用這真實的目光看世界,或詩意或失意,但都沒關係,活生生的生命就在那裏。」 這就是創作課的起始。許多作家在進行寫作前,都會進行一個文字或符號的儀式,那麼,閱讀這本書之前,這段文字就是一種儀式。放輕你自己,放寬你的標準,這本書傳達的不是創作的形式技法,比較像一部心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