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壁前方伸出一隻手,手臂冒著青筋,指頭用力地扣住板機。

文/葉語婷;人物攝影/Wu René 首先,去除所有雜質。 房間裡只有一面牆壁,牆壁前方,伸出一隻手,手臂冒著青筋,指頭用力地扣住板機,燈光從某側射入,手以及槍的影子,投射在牆上,你盯著他們,用力地盯著,在這裡,沒有聲音,也沒有多餘的裝飾。 你的心裡假設一個鐘面,繼續看著手指、手的影子、手槍、槍的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