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夏LaLa】孤獨不等於寂寞,是這樣嗎?

學者、推理小說家森博嗣說:「親朋好友在身旁時,難免得配合別人的步調,吳論是愛情還是友情,雖然有愉快的時候,卻束縛著彼此,也就是『羈絆』。所謂『絆』,是為了防止家畜逃跑,用來綁住他們的腳的繩子。」當眾人圍繞著你,你是否仍然寂寞或受到束縛?有時候,是否也發現一個人獨處時,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這一集的《閱…

寫詩的人與她的字站在街角,那姿態本身就是一道刮人的風景。

文/言叔夏 初識崔的時候,我已搬離台北了。我們從未在台北集散著一整代寫作者的寬街闊巷或文藝場合碰過頭,甚至也不曾在木柵那所彼此都錯落待過的學校真正地照過面。那畢竟是一座佈滿太多青苔的校舍了。像一個多垢的耳蝸,一年四季都懸宕著一片年老鬆弛的耳膜。許多聲音在膜上彈跳,有的就此失落了篤定的繫詞,成為一顆離…

心情不好時和朋友抱怨很想回家,卻不知道要回去哪裡。

文/鍾旻瑞;人物攝影/Wu René 與言叔夏見面那日,熱帶低氣壓剛在臺灣島邊形成,臺北下著間歇性的雨,空中水氣環扣,彷彿伸手就能掐出水來,像極她作品中的陰鬱調性。讀言叔夏的散文,很自然會在腦中描繪出她的人:喜愛獨處、遠離人群,心思細密如一張網,晝伏夜出又彷彿某種鴞形目鳥類,在夜裡睜大雙眼,極端敏銳…

【陳柏青之大人的廚房】溼料理

春天是溼的。無處不溼,梅雨未到,已經有了味道。空氣中自有一種軟,一種浸潤,觸之若有物。讓人緩。也不到滯,心裡卻意想遲遲了。就是帶水的,才會拖泥,乾乾的柏油路上留下一道泥巴印跡,昨夜有雨經過,今天依然很多事情沒有做呢,拖延的,只在心理留下痕跡。 一個人,不是春天,只是秘密。大家一起溼,近乎春了。人們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