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茱莉亞.蕭 有些人很會記臉孔,有些人則很會記名字,但我兩樣都不在行。如果我曾見過你,我先向你道歉。我可能曾在不同場合重複向你自我介紹過。這一定會讓你覺得很困惑,我們可能還一起愉快地喝酒聊天過。我甚至可能向你提起你自己說過的話或研究,渾然不覺你才是源頭。為什麼我對這類互動的記憶力這麼差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