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蒂芬.李維;譯/許恬寧 史塔莫斯(Alex Stamos)在2015年6月成為臉書安全長,他不認同傳統上認為安全長應該遠離公眾視線的做法。一般認為,公司愈是談論安全漏洞,民眾就愈不信任公司。史塔莫斯認為正好相反,避談相關議題只會導致更多漏洞。 完整文章
文/史蒂芬.李維;譯/許恬寧 歐巴馬陣營在2008年和2012年都善用臉書進行競選活動。希拉蕊陣營沒有延續這個做法,反而視社群媒體為效果未知的邊緣媒體。希拉蕊團隊打傳統的媒體廣告,而且對於搞不清楚臉書怎麼用,還一副很自豪的樣子。臉書提供如何在臉書上打選戰的教學指南時,希拉蕊團隊斷然拒絕這個機會。 完整文章
文/史蒂芬.李維;譯/許恬寧 2012年來臨前,臉書可望突破十億用戶,廣告客戶都愛臉書,臉書營收接近40億美元,獲利10億美元。然而,臉書至今打造的一切岌岌可危,因為祖克柏沒做好迎接產業重大改變的準備,那關係到臉書的存亡。 世界正在轉移到智慧型手機上,而臉書沒做好準備。 完整文章
文/史蒂芬.李維;譯/許恬寧 「讚」按鈕在2007年7月出現,當時動態消息推出不到一年。團隊設計師皮爾曼建議開發新功能,讓用戶能表達感興趣,減輕大家必須回應特定文章的義務(朋友找到新工作、訂婚、度很酷的假,就要說恭喜等機械式讚美)。 完整文章
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後悔也沒關係 退貨讓零售商傷透腦筋。消費者每年退回0.25兆美元的商品,其中能以原價再度出售的不到一半。除了造成存貨管理的問題,零售商還得想辦法讓可賣的退貨品再度上架,分類已經受損的商品,以交給各種特價商店與批發商。 完整文章
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重傷超出臨界值,促使人們採取重大的解決步驟;不夠痛的傷則不會得到相同的認真看待,也就是說永遠不會有解決的一天。 產品或服務完全無法使用的時候,人們會想辦法換新的。假若只是一直有點不靈光,改變的動力就沒那麼大。 現況很糟時,很容易讓人願意改變。人們願意改,原因是不可能繼續維持慣性。萬一你家有蟑螂大軍出沒,你必定得打電話請除蟲公司過來,唯一要考量的只有要叫哪一家。 完整文章
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人與馬克杯 回想一下上次停電的情形。你用手機充當手電筒,但擔心手機會沒電。等電來了,得重設所有的時鐘。萬一停太久,還得處理掉冰箱裡壞掉的食物。總而言之,停電很麻煩。 沒人喜歡停電,但太平洋瓦斯電力公司(Pacific Gas and Electric 完整文章